《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本文转自ACFUN 会计:【型月入门科普】系列

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

 

月姬》是一部经典的Galgame,改编动画《真月谭月姬》。不过由于动画改得不好,导致很多粉丝说“月姬没有动画”。《Fate》系列和《月姬》系列,都是型月世界的一部分。本文对《月姬》的故事进行了介绍。

 

I  导引(少量剧透)

1.男主角九岁·觉醒了可怕的能力】

2.男主角九岁·遇到人生导师】

3.男主角九岁•导师的教育】

4.男主角九岁•导师的礼物与离别】

5.男主角被寄养至家族分支】

6.男主角高中时期·少爷回家】

7.男主角高中时期·少爷遭遇非日常】

 

II  远野家的故事(严重剧透)

【远野家的故事1:远野家收养的孩子们】

【远野家的故事2:远野家的少爷小姐们】

【远野家的故事3:远野家对志贵少爷(男主角)的处理】

【远野家的故事3:远野家对四季少爷的处理】

【远野家的故事4:远野家女仆的行动】

【远野家的故事5:八年后,志贵少爷(主角)回家】

 

III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严重剧透)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1:他欺骗了她,之后被她追杀着】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2:他害惨另一位少女,后来她也开始追杀他】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3:主角们的齐聚】

 

IV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严重剧透)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1:男主角的死党,与另一个潜在的女主角】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2:回忆当年的故事】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3:时间回到现在】

 

 

 

I 导引(少量剧透)

远野家关系图 (无剧透版)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张

 

1.男主角九岁·觉醒了可怕的能力】

      (从病床上醒来的男主角,发现自己有了可怕的能力…)

三咲町(新版设定的地点为东京都)的远野家不仅有大得夸张的远野宅邸,连家世也是相当显赫的名家,同时似乎还是好几家企业的所有者, 不过礼仪规矩十分繁琐的宅邸生活对于还是一个孩子的志贵少爷来说十分无聊。九岁的时候,志贵少爷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远野家的长子——远野志贵男主角)做了一个全族被灭门、只有自己逃过一劫的梦,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医生说他是走在路上的时候不幸被卷入了汽车的交通事故中。醒来后的志贵发现世界不一样了。大家身上都有涂鸦,黑色的、粘乎乎的线布满了医院。病床上也有涂鸦。志贵用手指试着触碰一下,指尖陷了进去。如果用更细的东西去触碰的话,似乎会陷得更深,于是志贵拿过床头架上的水果刀去描那个涂鸦。 志贵明明没用什么力气,水果刀却直没至柄。 志贵觉得很有趣,于是便沿着涂鸦移动水果刀。随着一声钝响,病床整整齐齐地裂开了。

如果用小刀去切那种涂鸦,无论是什么东西,志贵都能够如同剪刀剪纸一般轻易将其齐整的切断,不费什么力气。是的,无论是什么东西,床也好,椅子也好,桌子也好,墙壁也好,地板也好,甚至是……人。 大家似乎都看不到那种涂鸦,这是只有志贵能够看到的黑色的线。从那以后经过了两周,没有一个人相信志贵说的话,也没有一个人来探望志贵。

 

 

 

 

 

2.男主角九岁·遇到人生导师】

      (男主角小小年纪就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倘若不加以引导,长大了恐怕会沦为杀人鬼。所幸幼年的男主角遇到了他的人生导师…)

志贵不想待在病房里,不想待在满是涂鸦的地方。所以志贵要从这里逃出去,到没有任何人的遥远的地方去。但是志贵胸前的伤很痛,跑不了太久。回过神来,志贵发现自己正身处城镇外的某处草原上,在夏末的草海之中。志贵胸前很痛,非常地难受,不由得蹲下身去大咳起来。在夏末的草海之中没有一个人,志贵感觉自己似乎就要这么消失了。然而,在那之前——

 


图中小孩是志贵,另一个是苍崎青子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张

 

“我说你,蹲在这种地方可是很危险的哟。”

“哎……?”

“‘哎’什么呀。你这么个小不点蹲在草丛里,根本就看不见嘛。小心一点吧,刚才你差点就被踢飞了。”她很不高兴地指着我。

我不禁有点生气。我的身高在班里可是能排到第四的,只不过刚才弯着腰罢了:“要踢飞我什么的,是谁啊?”

“傻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在这里的只有我和你,除了我之外还能有谁呢?”女人双手抱胸,自信满满地说。“算了,在这里相遇也是种缘分,要稍微聊一聊吗?我的名字是苍崎青子,你呢?”她伸出手来,轻松得像是面对老朋友一般。

没什么好拒绝的理由,我报上了远野志贵这个名字,回握住她那冰凉的手。


志贵对自己与苍崎青子的交谈感到十分快乐,因为这个人并没有因为志贵是一个孩子而对志贵所说的话加以轻视,完全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听着志贵所说的话。志贵说了很多很多。自事故中醒来之后,志贵第一次找回了属于人类的感情。就这样,到了下午便去到草原,成了志贵每日的功课。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3张

 

 

 

 

3.男主角九岁•导师的教育】

苍崎青子被人称呼“青子”便会生气,似乎是很讨厌自己的名字。志贵想来想去,觉得苍崎青子看起来像是很了不起的人,便称呼对方为“老师”。 老师总是很认真地听志贵说话,用只言片语便解除了志贵的烦恼。 由于事故变得阴沉起来的志贵,由于老师的出现,一点点地找回了原先的自己。就连关于那可怖涂鸦的事情,要出口告诉老师时也完全不感到害怕。

志贵想让老师稍微惊奇一下,便用从医院带出来的水果刀去切生长在草原上的一棵树。 志贵沿着那条涂鸦般的线去切,树就被齐根斩断了。老师在志贵的脸颊上打了一记耳光。

“———你刚刚,做了一件十分轻率的事情。” 老师用极其认真的神情凝视着志贵。 虽然不明白原因,志贵也知道自己方才所做的,是绝对不可以去做的事情。 老师严肃的脸,以及志贵被打的脸颊上的疼痛,让志贵感觉到十分的悲伤。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4张

 

“对不起。”回过神来,志贵已经哭了起来。

“没有必要道歉啊。确实我做的事情似乎是在对志贵生气,不过这绝对不是因为志贵做错了什么。” 老师蹲下身来,抱住了志贵。

“不过呢,志贵。如果现在没有人斥责你的话,将来一定会酿成无可挽回的后果的。 所以我不会道歉。志贵因此而讨厌我也是可以的。”

“嗯嗯。我是不会讨厌老师的。”

“是吗,真的是太好了。我和你的相遇真的是一种缘分呢。” 然后老师便询问起志贵所看到的涂鸦的详情。

当志贵提到这双眼睛所能够看到的黑色的线时,老师更为用力地抱紧了志贵。老师告诉志贵,他所见到的是本来不可以看到的东西。志贵的眼睛能够看到“事物”的结末,换句话说就是能够看到未来,能够看到死。至于更多的事情,老师让志贵不必深究,因为志贵以后会明白。老师要让志贵现在知道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绝对不要抱着恶作剧的心情去切断那种线。因为在志贵的眼中,“事物”的生命过于脆弱了。志贵答应了老师。


“……太好了。志贵,绝对不要忘记你现在的心情。这样的话,你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4.男主角九岁•导师的礼物与离别】

翌日,正好是志贵与老师相遇的第七天。老师送给志贵一副眼镜 “魔眼杀”,志贵戴上眼镜。


志贵:“呜哇!好厉害,好厉害呀老师!涂鸦完全看见不到了。”

老师:“那是当然。这可是用从姐姐那里抢来的魔眼杀制成的,苍崎青子毕生的极品。可不能粗手粗脚对待哟,志贵。”

志贵:“嗯,一定会珍惜的!不过,老师果然很厉害啊!能让讨厌的线统统消失,简直跟魔法一样啊!”

老师:“这也是当然的。因为啊,我就是魔法使啊。”


拥有着“直死之魔眼”的志贵的眼中,生命脆弱到似乎沿着线轻轻一划就会迎来终结,因此这样的志贵比常人更容易走向不好的人生道路。志贵戴上“魔眼杀”眼镜的时候,就不会看到线了。

老师并非要志贵永远不使用自己的能力。老师说,当志贵本人判断凭藉自己的手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的情形下,就摘下眼镜,在自己的意志下行使这力量。老师相信,志贵所参与的事情,一定是具有某种特别意义的事情。


老师:“不过呢,也正因为这样才更不能忘记。志贵,你有一颗正直的心。你只要一直像现在这样,就一定不会让这双眼睛带来错误的后果。这不是要让你做圣人什么的。你只要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大人就可以了。能这样坦率地承认错误、说出对不起的你,十年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男人的。”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5张

 


说完,老师站起身来,手伸向旅行箱。


老师:“啊,不过不到确实要紧的时候可不要随便摘下眼镜呢。特别的力量会引来特别的力量。只有志贵本人判断单凭自己的手已经做不到的时候才能摘下眼镜,而且就算到了那种时候也要想好如何使用这种力量。这力量本身绝不是什么坏东西。结果是好是坏,完全取决于志贵你自己的决断。”


 

 

 

5.男主角被寄养至家族分支】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6张

 

虽然仅有短短的七天,老师却将最重要的事情交给了志贵。志贵呆呆地伫立良久,眼中盈出了泪水。


“——啊啊,我还真是个傻瓜。我只说了再见。却连一句谢谢,也没有传达给那个人。”


此后不久,志贵便退院了。 退院之后,志贵并没有回到远野家,而是被寄养到了远野家的分家——有间家。远野志贵九岁的夏天就这样结束了。

之后的八年,直到升入高中二年级的现在,志贵一直生活在亲戚有间家中。志贵和有间家的人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义母启子以及义父文臣都把志贵当成亲生的孩子来对待。

作为远野家的少爷的志贵原本就很憧憬一般的温暖家庭,于是作为有间家真正的孩子生活起来,并没有什么后悔存在——除了将小志贵一岁的妹妹秋叶留在了远野宅邸这件事情以外。志贵少爷离开主家之后,秋叶小姐就只能在大得吓人的宅邸中独自一人和顽固保守的父亲在一起生活。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7张

 

“……秋叶那家伙,恐怕在恨着我吧。”

 

志贵在新的家里的生活是很普通的,老师所说的特别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而且志贵也一直戴着老师给的眼镜,未曾再看过“线”。

 

 

 

 

 

6.男主角高中时期·少爷回家】

      (男主角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幼年寄养在别处。如今要回家了,可这个家似乎不对劲…)

《月姬》正式开场时,远野志贵男主角)已经是高中生了。远野家的前任家主远野槙久病死,远野家的新任家主远野秋叶女主角之一)向着至今为止如同断绝关系一般的志贵发出了“从今天起回到远野宅邸来”的命令。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8张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9张

 

新家主远野秋叶遣散了其他人,于是这栋宅邸就只剩下四人:原本是大小姐的新任家主远野秋叶,少爷远野志贵,总是一副笑脸的女仆琥珀女主角之一)、不那么开朗的女仆翡翠女主角之一)。家主远野秋叶对过去的八年间一直过着闲散生活的志贵少爷十分不满,动不动就教训志贵。小时候曾在这里生活的志贵少爷,对这里还有些许记忆。

 

翡翠(左)、琥珀(右)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0张

 

志贵少爷回想八年前的孩提时代,那时志贵的胸部很突然地被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就失去了意识,之后就只有着痛苦和寒冷。知觉到时,志贵在医院的病床上清醒过来。事故的情形,志贵完全记不得了。不过直到现在,志贵的胸口上还残留有那时的伤痕,据说是被玻璃的碎片刺入身体什么的,最后在胸口的正中和后背的正中留下了像是烫伤的痕迹。

从那以后,志贵便频繁地产生贫血似的眩晕而昏倒,给身边的人添了不少麻烦。槙久老爷也许就是因为志贵少爷已不适合继任远野家当主,才将志贵少爷寄养到分家去的。八年前的中庭,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外,除了志贵少爷和秋叶小姐,两位女仆当年应该也在。志贵的记忆中,当年那个被困在屋子里的孩子,还有个很精神的孩子,是翡翠和琥珀吗?

尘封的记忆里,这栋宅邸隐藏着秘密等待被发掘。

 

 

被困在屋子里的孩子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1张

 

很精神的孩子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2张

 

 

 

 

 

7.男主角高中时期·少爷遭遇非日常】

      (了不得的东西潜入了这座城市,而主角的身世似乎也并不是普通的豪门大少爷那么简单…)

志贵遇到了一个女性,杀戮的欲望和兴奋充斥着大脑,尾随女性到了公寓,开门的瞬间将女性十七分割。之后被割成碎块的女性再次出现。该女性是“真祖的公主”爱尔奎特女主角之一),在追杀死徒(一种吸血鬼)罗亚(Roa,本作后期BOSS)。爱尔奎特是一位战斗力爆表的女性,但她被志贵杀了一次之后实力大降,于是有着“直死之魔眼”的志贵成为了爱尔奎特的协力者。而另一位死徒尼禄·卡欧斯(Nero·Chaos,本作前中期BOSS)趁机追杀爱尔奎特。该死徒身体里会出来各种野兽,进行追踪和杀戮等任务,因此男女主角的麻烦更大了。另一方面,死徒会制造更下级的仆从(比如“死者”),数量会源源不断增加,这座城市也因此正陷入危险之中。

远野家的规矩很严。但在夜间,志贵少爷还是偷偷溜出了宅邸。街上气氛诡异,不仅有死徒游荡,还有身着教会服装并手持武器的学姐站在高处。没想到学校里的学姐希耶尔(Ciel,女主角之一),竟然也是战斗力爆表的人物,而她被组织派来这里正是为了消灭死徒罗亚,当然铲除其他死徒(吸血鬼)也是其组织的天职。

于是可以探索的地方大致分为两部分:对死徒的讨伐,以及远野家的秘密。远野志贵和爱尔奎特的组合以及希耶尔,都有着消灭死徒的共同目标。死徒的事情使得这座城市越来越不安全,这种情况下志贵少爷不好好上学还在夜间随意外出,这令远野家的家主远野秋叶十分不满。另一方面,远野家本身也藏着秘密。

除了上述主线之外,志贵的学校同学也有一段插曲。志贵有个好基友乾有彦,还认识一个女性弓塚五月潜在的女主角,但是没自己的路线)。弓塚五月曾经被志贵救过,但是志贵却忘了她的事。

 

爱尔奎特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3张

 

尼禄卡欧斯(Nero Chaos)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4张

 

希耶尔(Ciel)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5张

 

 

 

 

 

 

II 远野家的故事(严重剧透)

 

 

远野家关系图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6张

 

非人混血和退魔家族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7张

 

 

【远野家的故事1:远野家收养的孩子们】

      (关于这个家族的秘密…)

远野家并非普通人类的家族,而是有着“远野之血”的家族,先祖曾经与鬼混血。当然这样的家族也有其天然的对头——“退魔”家族。远野家的前任家主远野槙久将退魔家族“七夜”灭族,收养遗孤志贵,而志贵也就成了远野志贵 (男主角)。

远野家身上有非人的成分,自然也有非人的特征——“反转冲动”。槙久老爷明白自己的精神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反转冲动”,需要强化自己的精神。远野家的女仆琥珀女主角之一)、翡翠女主角之一)都来自另一个退魔家族“巫净”的分家,其能力切合槙久老爷的需求。槙久老爷侵犯了女仆琥珀。姐姐琥珀为了保护妹妹翡翠,以槙久老爷不伤害翡翠为条件,成为槙久老爷维持精神状态的工具,长期受到侵犯。琥珀把自己催眠成人偶,因为人偶不会感到痛苦。人偶(琥珀)在房子里眺望庭院里的志贵,内心受到触动。志贵少爷一直在庭院里玩,即使不了解琥珀也会约琥珀下去玩。琥珀觉得害怕,好不容易变成能够忍受疼痛的人偶了,但是只要被那男孩子看着,就似乎慢慢会发觉这只是在自己骗自己罢了。

 

琥珀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8张

 

 

 

【远野家的故事2:远野家的少爷小姐们】

远野家的大小姐远野秋叶远野四季是她的哥哥。但秋叶小姐无法跟四季少爷融洽相处,无法接受四季少爷是自己的哥哥。远野家的血脉混有异种之血,所以应该能从四季少爷身上看到非人类的东西,但是秋叶小姐认为四季少爷身上连“那个”也不是。

秋叶小姐六岁的时候,远野志贵也作为秋叶小姐的哥哥,加入了这两个人的生活。于是就成了:四季少爷(哥哥)、志贵少爷(新来的小哥哥)、秋叶小姐(妹妹)。

一开始秋叶妹妹很怕很志贵哥哥相处,但秋叶妹妹的态度逐渐变化。志贵哥哥年纪比四季哥哥小,却非常成熟,对任何人都很温柔。秋叶妹妹被严格的家规束缚,志贵哥哥却理所当然地带着秋叶妹妹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游戏。秋叶妹妹无言地跟在志贵哥哥身后跑来跑去,开始对志贵哥哥产生了兴趣。虽然志贵哥哥既啰嗦,又不冷静,有时候还很粗野,但秋叶妹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志贵哥哥总是把秋叶妹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秋叶妹妹作为远野家的嫡女,生活在远离四季哥哥、志贵哥哥的房间中。槙久老爷(父亲)说为了远野家特别的血脉,秋叶妹妹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而秋叶妹妹也毫无怨言地接受了消磨身心的学习和严格的管教。秋叶妹妹没有憎恨过父亲。秋叶妹妹经常这样对自己说:“因为父亲爱着我,因为爱着秋叶,所以才会这么严格的训斥我。”秋叶的心不断磨耗,原本的那颗心不断的减小,切削,逐渐变得越来越小。可秋叶能承受,因为在学习结束之后,秋叶妹妹仍然有着和四季哥哥、志贵哥哥一起去外面游玩的自由。

三个人一起玩的时候多起来了。四季哥哥和志贵哥哥同为男孩子,关系非常好。秋叶妹妹则是一直沉默地跟随两人的背影。秋叶妹妹知道,四季哥哥似乎也知道,自己成年之后就必须在这个像监狱一样的家庭独自生活,所以也越发珍惜难得的普通人的时光。甚至有一次,秋叶妹妹和志贵哥哥去远方旅行。黑暗的夜晚,树林的深处,草原上的两人。

直到某一天…

炎热的夏日,秋叶妹妹在中庭见到了四季哥哥的身影,走了过去。四季哥哥大口喘气,痛苦地趴在地上。四季哥哥变成了丑陋的怪物,这渴望血的野兽向秋叶妹妹扑来。秋叶妹妹逃不了,这时志贵哥哥拉住了秋叶妹妹的手,拼命地跑着,但怪物眼里只有秋叶妹妹。

千钧一发之际,志贵哥哥切入了秋叶妹妹和袭来的怪物之间,紧紧抱着秋叶妹妹的身体,从怪物的魔爪之下救下了秋叶妹妹。即使身体被贯穿,浑身沾满了鲜血,志贵哥哥依然抱着秋叶妹妹小小的身躯,绝不松手。

秋叶妹妹抬头看志贵哥哥,看到他哭了。志贵哥哥对秋叶妹妹重复着“对不起”。


“如果,我们是真正的家人,就一定能保护秋叶了。不甘心呐——我啊,没能成为秋叶真正的哥哥。明明——明明发誓,比任何人都要重视你。”

留下了忏悔一般的遗言之后,他死去了。即使在生命的尽头,依然希望保护我,比真正的哥哥更重视我。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19张

 

 

……

 

于中庭,远野家的嫡子远野四季(本作的BOSS之一)的“反转冲动”发生了。四季少爷袭击了秋叶小姐。养子志贵少爷因挡下嫡子四季少爷的攻击而被杀。槙久老爷对失控的四季少爷进行处决。

比起槙久老爷的女儿——秋叶小姐来,四季少爷拥有的远野之血要更浓一些。 就潜在性的等级来看,秋叶小姐身上能够感觉到古老的起源;而论浓度的话,则是四季少爷要胜过秋叶小姐。 或许正因为如此,四季少爷才会在成人之前就发生反转。

秋叶将生命力分给了志贵少爷,使得志贵少爷没死。四季少爷的能力是“不死”与“共融”,因此觉醒了能力的四季少爷,从志贵少爷这里夺去了生命力,得以在处决中留得性命。结果,两位少爷都保住了性命。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被掠夺了生命力的志贵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猝死,而四季少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次丧失理性。秋叶小姐将生命分给志贵少爷,那么秋叶小姐用于压制自身体内的远野之血的能力就弱了,四季少爷的事也可能会发生在秋叶小姐身上。

 

 

 

 

 

【远野家的故事3:远野家对志贵少爷(主角)的处理】

      (有钱人家的少爷——男主角,开始了平凡的生活…)

四季少爷与志贵少爷共有生命,带来的副作用是精神上的同调。

志贵少爷并非亲生,而是养子。他原本来自退魔家族“七夜”,这一族杀人鬼辈出。 如果志贵少爷活下来的话,通过共有生命来维系的四季少爷便会受到极其恶劣的影响。 四季少爷好不容易取回了理性,却可能会由于原属于七夜家的志贵而成为“杀人鬼”。

为了避免此类事态的出现,槙久老爷便不得不将志贵少爷控制在目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但是也不能允许志贵少爷靠近远野宅邸,应该选择一个适当的分家来负责管理有关事宜。

志贵少爷在九岁时,被托付给远野家的分家之一有间家。有间家的“远野家之血”最为稀薄。有间家的家庭构成:父亲·文臣、母亲·启子、长女·都古3人。有间家开着花道教室。

琥珀在目睹此次事件时受到了更大的触动,为即将离开宅邸的志贵饯别,将自己唯一拥有的缎带送给志贵,约定在中庭的树下再次相会。

 

都古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0张

 

 

 

 

【远野家的故事3:远野家对四季少爷的处理】

      (另一位少爷不仅失去了地位,甚至被社会性抹杀…)

远野家的人们决定要处决嫡子——四季少爷。

或许是由于四季稍微回复了反转之后丧失的理性,槙久老爷已经在犹豫是否要继续将其处决。结果,槙久老爷秘密将嫡子四季幽闭在地下牢中。

然而嫡子四季并不是能够在人前露面的状态。嫡子四季被槙久老爷处决时受的伤还没有痊愈,身体和容姿也改变颇大,完全无法作为远野家的人出现……就连作为人而应有的生命表现也没有。而且,虽然嫡子四季现在回复了原先的理性,但是依然不能否认他可能会在某个时候的某个契机下再次发生反转。

在这样的情况下,槙久老爷不允许嫡子四季接近远野宅邸。

从此,四季被社会性抹杀,社会上不再有这个人。而志贵(读音Shiki)代替了四季(读音也是Shiki)的身份,成为了远野家的长男。于是,关于远野家少爷的谜底揭开了。而两位女仆也有角色互换的设计,下面来讲。

 

远野四季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1张

 

 

 

【远野家的故事4:远野家女仆的行动】

      (女仆琥珀——女主角之一,被折磨的人偶终于开始了行动…)

槙久老爷把照顾嫡子四季的任务就交托给一个能够信任的佣人——琥珀。槙久老爷要求琥珀在四季少爷回复正常之前照顾他。但是四季少爷和其父槙久老爷一样,只是把琥珀作为感情的宣泄口。

琥珀拼命地思考着要怎样做才能够打破现状。这样一想之下,答案很轻易就出现了:将远野一族尽数消灭就可以了。

从那个时候起,琥珀感觉到自己终于能够自由的行动了。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去寻找一个让自己动起来的理由。人偶是不会自己行动的。如果没有丝线或发条的话,就不会像人一样舞动。所以,找到这个理由之后,一切都简单起来。只要让四季少爷抗拒槙久老爷,煽起他们之间的不信任感就可以了。

四季少爷说想尝尝血的滋味,琥珀就让他喝自己的血,告诉四季少爷自己会一直承认四季少爷。当四季少爷躁郁起来的时候,琥珀便给他调制特别的药。宅邸的后院种着牵牛花。那种花的名字是朝鲜牵牛花, 其中含有三种影响精神的物质。简单来说这就是致幻剂,是能够让服用者陷入幻觉的药物。它会让人失去意识,接受琥珀的暗示,醒来之后什么也记不住,是非常方便的药物。由于琥珀是作为槙久老爷的主治医生被培养起来的,对于这种事情知道得很清楚。 这样一来,四季少爷便随着琥珀的意志发疯了。

再之后就更简单了。 琥珀向秋叶小姐密告,让她晚上去偷窥槙久老爷的房间,秋叶小姐终于发觉到了琥珀和槙久老爷的关系。 这样,秋叶小姐很容易便对琥珀产生了罪恶感。 令琥珀意外的是,秋叶小姐很快便向槙久老爷提出抗议,要恢复琥珀的自由。 琥珀以为自己在杀死槙久老爷之前没有机会获得自由,不过实际上提前了四年便获得了自由。 从那以来,成为了普通佣人的琥珀,和变得沉默寡言的翡翠交换了角色。

于是谜底揭开了。《月姬》开场后,志贵少爷的记忆里有个看起来很精神的孩子,这其实是翡翠而不是琥珀。而那个被困在屋子里的孩子才是琥珀。琥珀暗中筹划着对远野家下手。槙久老爷不是病死的,而是被琥珀毒杀;四季少爷被一次次下药,结果人格崩坏;后来《月姬》正式开场,于翡翠的剧情路线,志贵少爷怀疑自己是杀人鬼,也是因为被琥珀下药。不过琥珀其实是喜欢秋叶小姐和志贵少爷的,志贵少爷有机会让琥珀展现自己真正的感情。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远野家的故事5:八年后,志贵少爷(主角)回家】

      (过着平凡生活的少爷——男主角,归来了。当年的秘密也渐渐浮出水面…)

时间来到了导致“养子志贵少爷和嫡子四季少爷”身份改变的那个事件的八年后,秋叶小姐已经是远野家的新任家主。幼年的秋叶小姐是个坦率的爱哭虫,喜欢黏着哥哥。当秋叶小姐承担了远野家的罪业和远野家的家主之位后,精神急剧地成长了起来,另一方面则是变得有些顽固。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的决定,都落在了秋叶小姐的手里。秋叶决定不顾周围的反对,让志贵回到远野家来。

养子志贵代替了嫡子四季的身份。养子志贵虽然失去记忆,但已经掌握的七夜暗杀术的基本防身术以及退魔家族对非人存在的杀戮欲并未丢失,潜藏的杀戮技巧和兴奋感将会在契机来临时开启,再加上觉醒的“直死之魔眼”更是如虎添翼。当《月姬》正式开场时,已经是高中生的志贵遇上爱尔奎特女主角之一),杀戮的兴奋上脑支配身体,之后就对爱尔奎特进行了“十七分割”。这是因为养子志贵作为七夜家的人,同样有“反转冲动”。下面来讲作为女主角之一的爱尔奎特的故事。

 

 

 

 

 

 

 

 

 

 

III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严重剧透)

 

圣堂教会与吸血鬼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2张

 

真祖与堕落真祖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3张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1:他欺骗了她,之后被她追杀着】

      (BOSS欺骗了公主(女主角之一),夺取了公主的力量,之后被公主追杀着…)

“真祖的公主”爱尔奎特来自“真祖”一族。真祖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吸血冲动”。真祖不需要吸血也能存续,但是会吸血上瘾。吸血上瘾不能自拔的真祖被称为“堕落真祖”。“真祖的公主”爱尔奎特被真祖们当成讨伐堕落真祖的兵器来使用。

 

爱尔奎特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4张

 

 

单纯的爱尔奎特被某个人类盯上了。这个人类认为,人类并没有可以生存千年的能力,无论是肉体或者精神层面都抵受不了这种消磨,就算得到吸血种那不老不死的身体也不能阻止精神层面的老化。虽然这种精神的老化是可以防止的,但是这样就变成是停止了,停止了的精神也就没有价值了。因此这个人类必须要保持着这个纯度的自我不断地延续下去,而爱尔奎特可以令其做到这点。

天真无邪的公主中了这个人类的奸计,吸了那人类的血。那人类借此成为了死徒“无限转生者”罗亚(Roa,本作后期BOSS),夺去了爱尔奎特的部分力量;因吸了罗亚的血而暴走的爱尔奎特消灭了其他的真祖,之后于固有结界‧千年城“布伦史塔德”中封印了自己,从此在数百年间开始重复“苏醒后追杀转生的罗亚→回去陷入沉睡”的行动。罗亚能无限转生,被消灭了也能继续转生到其他人类身上,所以能一直与爱尔奎特较量下去。

注:真祖是先天的吸血鬼,死徒是后天转化成的吸血鬼。

 

 

千年城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5张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2::他害惨另一位少女,后来她也开始追杀他】

      (被追杀的BOSS即使被杀也能转生,这次转生到另一个女主角身上了…)

罗亚第十七次转生时的转生对象,原名艾莉茜娅女主角之一)。1976年,艾莉茜娅出生在法国的一个偏僻的山村里的一个商人的家庭里。艾莉茜娅的母亲是东洋(日本)人,所以艾莉茜娅有东洋人的外貌特征。虽然艾莉茜娅被大家当作是一个异国人看待,但大家都用亲切的笑容对待艾莉茜娅。艾莉茜娅和这亲切的笑容相对应地,每天都坦率而健康地生活着,一边给父亲帮忙一边上学。艾莉茜娅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从没有对这幸福产生过怀疑。

在艾莉茜娅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就好像突然访问似的,艾莉茜娅发生了变化,产生了没有感情和理由的杀戮欲望,想把一切破坏掉。艾莉茜娅没有对任何人坦率地说出这件事,只是整天把自己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谁都不见,什么都不做。艾莉茜娅以为自己这样做就不会去痛恨任何人,也不会因为小小的事情而愤怒了。但是艾莉茜娅太天真了,因为待在房间里好像是在坐牢似的,反而更加消磨精神,很快就超过了自己承受的极限。

艾莉茜娅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洗心革面了,拖着口渴又虚弱的身体走出房间。大厅里的艾莉茜娅的父母看到已经几个月没有出过房间的艾莉茜娅,立刻很高兴地走过来,担心地抱着艾莉茜娅,然后艾莉茜娅把他们活生生地杀害了。艾莉茜娅还不过瘾,就拖着衰弱的身体,咕噜咕噜地吞食着自己的父母,把父母的血肉都吸光了才收手站起来。

“已经有几百年了没有找到过这么有魅力的身体了。”艾莉茜娅笑了起来,抱着自己的身体。罗亚选择艾莉茜娅作为转生体是偶然。本来罗亚在前代就选择了接下来要转生的家族,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决定转生体,就被爱尔奎特杀了。于是,罗亚就匆忙转生到艾莉茜娅这个完全不符合自己选择条件的肉体上。艾莉茜娅只是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里,所以不利于罗亚扩展自己的势力。但艾莉茜娅肉体实在是太优秀了,这个肉体所拥有的魔术回路是罗亚过去所有的肉体里面最多的,和罗亚八百年前的本体拥有着同等的素质。

“艾莉茜娅”虐杀自己的双亲,把对着自己展开亲切笑容的这条街上的人一个一个的融掉,只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快乐而玩弄他们的性命。在这个过程中艾莉茜娅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的意识,简直要疯了,希望有人来给自己解脱。终于,爱尔奎特出现了。每次罗亚转生到新的肉体,爱尔奎特都会出来杀罗亚,这次也不例外。爱尔奎特消灭了“艾莉茜娅”。然后,已经做好了转生准备的罗亚继续去投胎了;爱尔奎特也离开了,等下次再出来杀罗亚的下一世;艾莉茜娅的尸体被运到教会的法王厅里。

 

 

 

 

【教会与吸血鬼的故事3:主角们的齐聚】

      (被BOSS所害的两位女主角、BOSS本人,都来到了男主角所在的城市…)

艾莉茜娅作为获得了“不死性”的希耶尔(Ciel,女主角之一),加入圣堂教会的机构——埋葬机关。罗亚中后期BOSS)果然又转生了,这次的转生对象是远野家的远野四季中后期BOSS),而远野志贵男主角)在高中时又被远野秋叶女主角之一)召回了远野家。爱尔奎特一直在追杀罗亚,这次来到了这座城市。希耶尔被指派去消灭罗亚,也来到这座城市。希耶尔的明面身份是志贵学校的学姐的身份,因施展暗示魔术而不被人怀疑。至此,《月姬》的主要角色都聚在了同一座城市。

 

上面的是罗亚(Roa),下面的是远野四季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6张

 

 

 

 

 

 

 

 

IV 主角的学校同学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1:男主角的死党,与另一个潜在的女主角】

除了上述主线之外,志贵的学校同学也有剧情。志贵认识的同学里有个乾有彦,是他的死党。乾有彦自小学就和志贵相识,那时乾有彦的性格与着装就很叛逆。乾有彦的双亲因为灾害事故去世,从小和姐姐两人相依为命。乾有彦和志贵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家伙坏掉了啊”。 乾有彦一边吃着从志贵餐盘里抢来的布丁,一边嘀咕道:“这个班级里能和我做朋友的就只有你了。”

还有个女孩子叫弓塚五月潜在的女主角,但是没自己的路线),从中学时代就和志贵同班过几次,但志贵却连记都没记起来。

 

乾有彦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7张

 

弓塚五月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8张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2:回忆当年的故事】

初中有两个体育仓库。一个是大型运动社团使用的新仓库,另一个是羽毛球社等小型运动社团使用的旧仓库。旧仓库的门在建造的时候就有问题,打不开门的事情发生过不知多少回。而志贵救弓塚五月的事情,发生在将近新年的冬季寒冷的一天,初中二年级寒假时的事。

那时的志贵渐渐住不惯有间家,自愿提出申请要接受补习以及做一些能够留校的工作。当然,说是能留校也不过只能留到傍晚五点钟而已。学校的老师们都已经回去了,志贵当然也被从教室赶了出来。在冬天最寒冷的季节里。虽说不过傍晚五点,周围已经变得相当暗了。

那一天是被预报一定有降雪的日子,寒冷也更为迫人,因此志贵正打算着赶紧回家。忽然,志贵听到校舍背侧的旧仓库中传来敲击声,于是决定去一探究竟。

“———里面有人吗?” 志贵刚一问出口,从仓库中立刻传出几个女学生的声音。她们在社团活动后收拾道具时,由于觉得冷而关上了门,结果现在又打不开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被关了两个小时了,似乎无论如何也打不开门,可能的话希望志贵能去把老师找来。但是,老师们也已经都回家去了,即使马上打电话恐怕也得再等上一个小时。 这一天的寒冷确实称得上酷寒。在降下雪来也不足为奇的寒冷之中,对于穿着体操服被关在仓库中已经两个小时的孩子们来说,再让她们等上一个小时可有点太残酷了。

稍微迷惑了片刻,向周围看看确认没有任何人之后,志贵摘下眼镜,切断了在仓库门上看到的“线”,因此门就能够被打开了。被困在仓库里的主将觉得她们被关起来都是她的责任,于是一棒挥出。

此时门被打开了,眼睛哭得通红的女生们都高兴得往外跑—— 这其中就有弓塚五月,弓塚五月在那个时候是羽毛球社社员。女生们都以为是主将那一棒打开的,只有弓塚五月很清楚地看到了站在门旁边的远野志贵。那个时候弓塚五月哭得很厉害,眼睛哭得肿了又肿。看着那样的五月,志贵啪地把手放在弓塚五月的头上,说:“快点回家吃些年糕吧”。

 

 

 

 

 

【男主角的学校同学3:时间回到现在】

时间回到《月姬》正式开场后,志贵的高中时期。志贵从学校正门走出,来到通向住宅区的十字路口处,遇到弓塚五月。弓塚五月对当年的事情记得十分清楚,跟志贵重新提了当年的事情。志贵回忆起当年的事,感叹当时回复“快点回家吃些年糕吧”太草率,应该认真回复。弓塚五月笑着问志贵,如果她再遇到危机,志贵是否会帮助她。面对着弓塚的笑容,志贵没法拒绝,答应在能够做到的范围内会帮助弓塚五月。


“是吧?所以如果我再遇到危机的话,到那时也会帮助我的吧?”

……那可是,相当不容易。我并不是弓塚想象中的那种家伙。虽然并不是……然而面对着这样的笑容,要辜负这份信赖,我做不到。

“是呢。在我能够做到的范围内,会帮助你的。”

“嗯。谢谢你,远野君。虽然已经很晚了,不过那个时候远野君说的话,让我很高兴。”

说罢,弓塚蓦地停下脚步。我也不由得停下来。

“我一直想着,要是能和远野君这样说话该有多好。”

声音中,多少带有反复思考后的执拗。是由于夕阳的红潮吗,弓塚看起来十分的寂寞。

“……你在说什么啊。想说话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哟。”

“不可以的。远野君身边有乾君在。而且,我是无法成为远野君这样的人的。”

回避着什么似的回答着,弓塚从我身边离开了。

“那么再见了,我家在这个方向。明天再学校见吧。”弓塚笑着挥挥手,转向另外一条路。


结果第二天弓塚五月没来学校。电视报道杀人鬼的新闻,但实际上外面远比这危险。不仅是死徒的问题,被志贵取代了身份而且被死徒罗亚转生的那位早就精神出了问题的远野四季也在外面。

远野宅邸,琥珀告诉志贵,在他和秋叶小姐用餐的时候,有客人来过了。客人身上穿的衣服是志贵的高中的制服,琥珀猜是志贵的同学。志贵出门找弓塚五月。

志贵在小巷子里见到了弓塚五月。弓塚五月突然很难受地喘息,还吐出鲜红的血,但却不让志贵靠近。


“好痛啊,志贵君。……又痛,又冷,非常地不安。真的是,现在想马上让志贵来帮助我。”

——但是,今夜还不行。

说毕,弓塚五月突然站起身来。

“等着我,很快我就会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吸血鬼,来和志贵君见面的!”


第二天,在无人烟的寂静的公园,志贵见到一个人在蹲伏着,那人脸色发青,痛苦地紧抓自己喉咙,那是弓塚五月。弓塚五月说志贵再靠近自己会有危险,志贵说不能放着她不管。弓塚五月强撑着对志贵露出笑容。志贵问弓塚五月为什么不回家,以及昨天是怎么回事。


“那种事情,就如同昨天你看到的那样。我不是说过是我把那些人杀死的吗?”

她淡淡的回答着。……简直就像在嘲笑着想要否定这一切的我一般。

“那么……这个城镇上发生的杀人事件,是弓塚做出来的吗?”

“虽然不太想回答。不过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嗯。”

“——变成这种事情,为什么!?”

“这种事情就是这种事情哟。我将那些人杀死了,并且从此以后一定还会重复同样的事情的。就算想骗你也做不到了吧?”

“弓……塚,你这家伙——”

“这种称呼方式,能不能改一下呢。我都称呼你为志贵君了,所以志贵君若不用名字来称呼我的话可就太不公平了。”

“什——”

倒吸一口冷气。弓塚果然还是和从前一样。用和从前一样的举止——说着极其恐怖的事。

“细想的话,我还真是一个傻瓜呢。连像现在这样称呼你为志贵君也不敢,好几年来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望着你。”

“哎——弓、塚……?”

“一直一直地看着志贵君。在被你从那个仓库救出来之前,就一直在看着志贵君了。我,真的是太胆小了。所以才会顺应着身边的人,拼命地和他们一起笑一起谈话,意识到时已经被人当成偶像对待了。所以,在学校完全不觉得快乐。但是自从刚刚升上中学二年级,和志贵君的那次交谈之后我便改变了。”

“哎——?”

“嗯,志贵君一定不记得了。要说为什么,因为你一直是一个很自然,毫不掩饰的人。也许当时的谈话,对于志贵君来说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吧。”

“好啦,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因为志贵君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和乾君走到一起,所以对其他的同学都没有兴趣啊。不过,即使这样也好。只要一想到能和志贵君处在同样的教室里,就会非常的高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能够和你好好地说话,让你叫我弓塚同学这种事情成为了我的目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点不值得呢。”

十分怀念似的,她这般说道。像是回想起久远的……已经无法再寻回的过去一般。

“我,一直在看着你。纵然明白你一直都不知道,可是,我还是一直都看着你哦。”

那——是很令人高兴没错。

“呐。志贵君……你喜欢我吗?”


突然,弓塚五月身体颤抖起来,痛苦地喘息着,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拼命咳嗽着,吐出了凝结的血块。志贵上前关心,弓塚五月虚弱地呼唤着志贵的名字,依偎到了志贵的怀里。


“即使志贵君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因为就连我也是,至今为止根本没有真正明白过志贵君。”

“够了,不要再说话了……! 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志贵君的事情,还有志贵君想要做的事情,我真的明白了。因为——”

“哎——?”

弓塚的手腕用上了力,以意外强劲的力量,按住了我的肩膀。

“因为我也,变得和志贵君一样了呢——!”

说着。弓塚,用牙齿咬住了我的颈部。


…志贵意识模糊,甚至有一个声音让志贵杀了弓塚五月。志贵把弓塚五月一推,弓塚五月跌坐在地上,像是醉了一样。志贵感到脊骨被抽出来一般的疼痛,身体动弹不得。

 

弓塚五月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29张


 

“弓……塚,你,做了什……!”

“没关系的,疼痛只在最初才有,所以忍耐一下吧。虽然一开始很痛苦,但是一旦血液混合之后立刻就会止痛的。请放心吧,我是不会杀死志贵君。我已经把自己的血注入到你的体内的,所以不会像昨天那个半吊子一样崩溃而高兴的,而且还会只看着我一个人。”

“你在——说什么、啊、弓、塚——”

“说什么?只是让志贵君也变得和我一样而已啊。变成用吸食人类的血来代替吃饭,无法走在太阳之下只能夜里出行的另一种生物。嗯,就像是吸血鬼一样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两天前的晚上,我去确认志贵君夜里的商业区出游传闻,清醒过来时就已经倒在小巷子里了。”


原来弓塚五月变成了吸血鬼。如果弓塚五月不去吸血,自己就会死,所以弓塚五月又去吸别人的血。血太美味了,弓塚五月回过神来已经榨干了那个人,此时才感到后悔,但从心灵到肉体全部变成了怪物。

弓塚五月说志贵是更优秀的杀人者。弓塚五月一直看着志贵,所以志贵温柔的地方还有可怕的地方,她全都知道。弓塚五月作为人类的时候还不理解,但现在作为吸血鬼就理解了。志贵和她一样,不去杀死别人就无法生存下去,就如同不去呼吸就无法生存一样。弓塚五月很高兴,自己终于和志贵是同一类了,能理解志贵了,但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弓塚五月作为吸血鬼这种异常的存在,天然地想要吸食人类的血液。而志贵却是退魔家族“七夜”的遗孤,他潜藏的兴奋的杀戮欲望,反而是冲着像弓塚五月这样的异常存在来的。

一场大战之后。

回过神来,弓塚五月已经倒在了志贵的怀里,志贵的短刀插入了她的心脏。志贵明明没有打算杀死弓塚五月,甚至连伤害弓塚五月的意愿也没有。耳边传来了弓塚的声音,却不是对说要帮助她结果却杀死了她的志贵发出怨嗟,而是说她很高兴,因为这是志贵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她。


“志贵……君……我好、高兴”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我啊。所以,我好高兴。我,对于志贵君来说,是第一个杀死的对象 …… 对不起。虽说只有死才治得好傻瓜。但是,对于我来说,似乎即使是死,看来也治不好了呢——”

“弓……塚……?”

没有回答。沙沙地。她的身体,如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化成灰烬散落了。


 

弓塚五月

《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ACGN科普 第30张



点我下载 >> 如何获取动漫资源?你也可以成为资源大佬!
好康的哦 >> 不需要梯子,教你在线看本子的正确姿势(支持手机)
如需帮助 >> 如有遇到 资源下载和教程相关问题,请发邮件联系我哦!




一起萌 | p站美图 | p站精选 | 动漫壁纸 | 动漫美图 . 动漫图片

本文章采用 CC BY-NC-SA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应遵循相同协议。
转载请注明:《月姬》人物关系 故事脉络(一部老Galgame 《月姬》) 一起萌
原文链接:https://www.17imoe.com/33010.html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ACGN科普

型月梗 “型月无校对” 之 圣杯战争的年份

2019-10-15 16:15:08

ACGN科普

《月姬》剧情五条路线的结局以及月蚀 (下)

2019-11-22 20:44: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